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贵州遵义城投项目违约,中信信托“踩雷”

又见贵州政信项目违约!记者获悉,中信信托旗下一款投向遵义市播州区的城投项目融资人还款发生逾期。该项目原本应于2021年1月10日向投资者兑付的信托利益,截至本稿发出日,仍未足额兑付。

1月27日,记者从投资者处获悉,“中信信托•贵州遵义播州区国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下称“信托计划”)原本应于2021年1月10日向投资者兑付信托利益,但截至本稿发出日,仍未足额兑付。

近几年,贵州省内政信非标融资额较多,在政府去杠杆的背景下,兑付压力随之上升,违约项目增多。

对于上述项目进展情况,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中信信托正在与播州国投公司及其上级单位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政府等相关方加紧沟通,全力保障投资者权益,相信当地革命老区政府的担当作为精神,争取能够早日解决。

尚未给出还款方案

据投资者透露,发生逾期的信托本金规模约2.55亿元,到期日为2021年1月10日。截至目前,投资者只收到部分款项,并且播州国投公司及相关交易对手迟迟未给出剩余融资的还款方案。

据悉,该信托计划成立于2017年12月,投资者信托本金投资期限为3年。

对于该信托计划的相关信息,中信信托官网信息显示,中信信托接受播州国投公司委托,以其对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政府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设立信托,并对信托受益权进行分层,通过向合格投资人发售优先级和中间级信托受益权实现应收账款的流动化。

优先级和中间级信托受益权认购资金在交付给播州国投公司后,将用于合同约定的项目建设。

对于项目进展情况,中信信托在相关公告中表示已第一时间安排工作组到现场督促交易对手筹集资金,并视情况采取进一步措施保护投资者利益。

记者致电中信信托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信信托正在与播州国投公司及其上级单位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政府等相关方加紧沟通,全力保障投资者权益,相信当地革命老区政府的担当作为精神,争取能够早日解决。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近几年,贵州省内政信非标融资额较多,在政府去杠杆的背景下,兑付压力也随之上升,违约项目增多,因而备受关注。不过,从之前已经违约的项目上看,主要以县级和县级市为主,地级市相对较少。

从实力上看,遵义市是贵州省经济强市。根据播州区政府网站披露的数据,2020年,遵义市播州区全区完成地区生产总值353.69亿元,同比增长5.5%,位列全遵义市第3位;全区财政总收入完成39.2亿元,下降3.4%,位列全遵义市第6位。

贵州政信项目违约频繁

近几年来,贵州城投公司通过信托等途径进行融资的项目出现逾期情况的并不少见。而在更早些时候,贵州地区的政信项目一度成为部分信托公司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展业的重点之一。

记者注意到,目前已出现此前为贵州等高负债地区城投公司提供融资的信托公司在相关项目陷入兑付困局后将融资方告上法庭的情况。

2016年7月,中泰信托发行的一款名为“弘泰1号遵义汇川集合信托计划”的产品,期限3年,信托规模3.5亿。该产品融资方为遵义市汇川城投,担保方为遵义经开区投资建设公司,预期收益7%至7.2%,资金用于受让汇川城投因代建高新快线和长沙东路道路工程项目形成的对汇川区人民政府应收账款约人民币5.1亿元。据相关媒体报道,近期,上海金融法院公布的一份一审判决结果显示,被告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政府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中泰信托支付应收账款本金2.44亿元,利息0.23亿元,合计2.67亿元。

同时,还判决遵义市汇川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承担补足义务;遵义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上海金融法院认为,本案系合同纠纷,根据《应收账款转让合同》约定,汇川区政府系案涉标的应收账款的债务人,应当向中泰信托履行该标的应收账款的偿付义务,由于汇川区政府未能按期足额向中泰信托偿付《应收账款转让合同》项下的各期应收账款款项,汇川区政府违约事实成立。

最终法院判决,汇川区政府需要支付尚未的应收账款本金、利息及违约金。

这样一起信托公司状告地方政府的案例无疑引起了业内哗然,还引发了市场对政信类信托违约风险的讨论。

近期,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咨询某从业多年的三方财富机构理财经理时,该人士明确表示,贵州政信项目现阶段建议投资者还是谨慎购买。

记者 吴林璞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中建科信—综合信息发布平台

联系人:中建科信

电话:010-8818587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中国 北京